首页 > 情感天地 / 失恋了怎么办才能最快走出来

失恋了怎么办才能最快走出来

失恋了怎么办才能最快走出来

没人承认自己的不快乐是自找的。

失恋之后的痛苦简直铁证如山——谁胆敢怀疑,就是对你们纯真感情的亵渎!

情伤后带来的痛苦暂且不表,现实的问题已经接踵而至:我的真爱只此一次,再也不会遇到了;我超过30岁,人老珠黄,找到理想的男朋友太难了;我如果再不生孩子就错过绝佳的生育时间;我这么胖,除了他没有人会接受我的;我只能随便找一个不爱的人结婚,了此余生……

懂,这些我都懂。可是,这些事情都存在于你的假想中,最多也只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独特的你,怎么可能以那样悲情的人生收场?未来几十年的人生旅程,怎么能只用几十秒就完成在你的大脑中,然后再为那些空想的苦难,担忧和难过煎熬度日?执拗地把那些别人的悲剧抢过来作为自己今后的人生剧本?抱着不撒手,这对自己是不是太恶毒、太苛刻呢?

未来不管是美好的还是悲情的,不是还没有发生?为什么不给自己一些祝福呢?每个好姑娘,都会拥有幸福!要例子吗?我有,我有很多很多真人实例,足够鼓舞我们一路奔向明媚的生活。我相信你也会为之微笑。

三年前分手后的那个光棍节的晚上,我一个人坐在地上歇斯底里地嚎啕大哭,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有像大山压顶一样的两个数字——32!

我已经32岁了,32岁失恋如同世界末日,32岁的剩女就像正月十六的烟花,像开春之后的冬储白菜,像伏天儿的隔夜西瓜,怎么都觉得是过季不应时,明显错过了商品的最佳售卖期。我觉得我再也不可能拥有甜美的爱情了,最在乎感情的我,这辈子算是毁了。

我给自己编造的凄惨故事是这样的:

用一年的时间,饥不择食地参加各种相亲活动,只要是能忍得下去的、性别不错位的就嫁,因为如果不能跟今生最爱在一起,嫁给谁其实也无所谓。我那个典型巨蟹座前男友和我一样爱文学、爱摇滚、爱摄影、爱旅行。他新闻系毕业,书香门第……是的——“他满足了我对男人的所有想象”,我甚至爱他脸上痣的位置和他戴的眼镜框的材质。所有我在乎的细节他都符合,不可能再找到跟他一样适合我的男子,不可能!

婚礼上我那言不由衷的感谢之辞和躲闪哀怨的眼神儿,以及身边的秃头肥男满面红光不解风情的木讷,还有父母不明就里的欣慰表情,朋友们欲言又止的祝福……一切都在想象中如过电影般进行着。

然后,为了避免高龄产妇生育的危险,更为了弥补平淡生活的暗藏危险,也为了满足父母的期待,一个小孩子仓促出炉,横空出世。这辈子所有白百合般的芬芳浪漫终结于每日白米饭似的弥漫着尿味奶味的沉闷生活。没有激情,没有新鲜感,没有乐趣地了此残生……

想到这里,我的哭声更大了,不光是为了过去的三年,更是为了将来的三十年……

那个弥漫着悲伤和绝望的幻想之夜距今三年,三年来我的生活如下:

第一年,在着名婚恋网站交1万元成为钻石会员,把每周末的时间花在相亲和去往相亲的路上,每次见到一个新人,无论有无可能,我都自觉肩负起北京大龄男青年星座分布普查小组组长的职责,饶有兴趣地询问其星座、血型、兴趣爱好、工作单位,然后回家逐一记录,统计规律。根据我一共52次相亲的不完全统计,在目前30~40岁的未婚男青年中,技术男,天蝎男最多。他们的显着特征是情感经历不多,外表木讷,间或内秀,不善于表达。但为人踏实稳重。如果你追求的不仅仅是恋爱而是婚姻的话,技术男,天蝎男不失为好选择,他们具有婚姻所需要的品质,却缺少恋爱所需要的技巧。慧眼识璞玉,妙手善琢之,这就靠我们自己了。这也算为单身女青年积累信息的收获之一吧,喜欢天蝎男,技术男的,欢迎报名。

在当时我的眼里,很多相亲对象,都让我在看到他的一瞬间有一种被命运掴了一巴掌的感觉。无奈屁股已经在椅子上落下了,只能一边保持礼貌的应对,一边对着他身后空气中我看不到的却正在幸灾乐祸坏笑着的命运,投去愤恨又无奈的眼神。内心不住地重复我前男友的名字,每一遍名字后面加上一句“我恨你”。

是他的变心,把我置于这种境地。不得不跟这个一脸好奇地问我“吃寿司时,大家都会沾一点绿色的牙膏是为什么”的人,吃完从汤到甜品的漫长一餐。自此次始,跟所有的相亲对象约会都只喝水,不吃饭,便于速战速决。

那时候一直激励我的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个英国女孩相亲3000次,终于找到生命中最爱,而此男子距离她家只有一个街区。这真让人欢喜地感受到奇迹的存在。而多年以后我才明白,当时的我,并非在寻找结婚对象,而是在找我失去的前男友。茫茫人海,相似的叶子也许有,但相同的人却没有。我,终于用一万块钱和一年的时间真切地体会到,对未来张开手,才能对过去放开手。

第二年,我放弃了习惯多年的生活,去那花花世界:跟随团队一起在沙漠深处露营,午夜时分躺在沙丘上,听着沙漠深处呼啸的风声如万马奔腾,仰望寂然的苍穹中那些明亮而繁密的星群,不停地跳跃、燃烧和旋转……世界是如此广袤,人却如此微小,而那些纠缠于内心的悲愁实在算不上什么,反而变得明晰透亮,成为一种求生的奢侈品——在荒芜的沙漠中,我们像被抛弃在命运的边缘,脆弱且疲惫不堪,只有靠强大的活下去的意志力,才能让自己生存下来。

再后来,和父母一起去巴厘岛,那又是另外一番景致,碧海蓝天,似真似幻,让人遗忘尘世的烦恼;而与父母在一起,仿佛又回到了幼年时光。是的,在父母面前,我们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孩子,他们的怀抱才是最安全最温暖的港湾。

我独自穷游西班牙时,众多拉丁小伙灿烂的笑脸和热情大胆的表白,让我意识到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真诚而热忱的微笑,有很多属于自己独特而美丽的风景。

在云南摩梭村子里支教的经历让我知道这个世界上需要我付出爱和关心的人还有很多。

所有这些经历,不断拓宽我人生的道路,增加我生命的厚度,让我的生活呈现前所未有的丰盈、多姿,这在之前的想象中是不可能存在的。在之前我给自己编造的苦情故事里,只记得忧伤的境遇,而忘却了真正的成长。

第三年,行万里路之后,读万卷书。这应该算是另外一种跋涉吧。持续不断的阅读让我认识到,我们的思维方法,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们定义的“好”或者“不好”,都只是千千万万可能性中的一种。你认为的缺失对别人来说可能是一种圆满,你定义的罪恶在别的地方可能只是习俗。思维的高度能令你俯视地面上一切的小烦恼。如同国贸三期楼下身陷堵车洪流中嘈杂烦躁的你,和地理位置不变、登上电梯升到100层楼顶登高远眺一览众山的你,拥有绝然不同的心境。

然后,我遇到了把我捧在手心的现男友。他让我意识到,世界上有soulmates的存在。我们经常同时说出一样的话,想到同样的事情,那么心有灵犀。和我对前男友太过用力的爱不同,他让我体会到被宠爱的幸福。而且,天哪,爱笑的我遇到了身为摄影师的他,于是,展现和记录我的笑容成为我们调情的方式。这本书里的所有照片都出自他手,这个结合了我的文字和他的图片的作品,像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

再然后,如你所见,我出版了这本书。得以跟大家分享所有关于失恋的痛苦和最终获得的幸福,一起来分享这一堂失恋课。

这是对当初濒临崩溃的我的一种疗愈,也是对我积极勇敢地追求幸福的一枚小小的奖章。是的,得到幸福的前提是,你相信自己值得拥有。

点击展开全文